瑱珟

我爱忘羡花怜双玄曦澄魔道天官呜呜呜还有秀秀

😭😭😭😭

昕:

我们都一样,没办法用一杯水救两个人。

蓝湛是,魏婴也是。

新一集感想,关于君子之风的蓝家

今天抽空看完了魔道新一集。
仔细看了看汪叽叔公对话那一段,真的忍不住让我质疑蓝家本身精神真的是名门君子之家吗????
有句话叫做好的学校以德约束,不好的学校以规矩约束。并不是说云深不知处是垃圾学校,但是我的个人观点是如果蓝家不出一对蓝氏双璧照耀门楣,也不过是一个空有四千戒律清规的迂腐学士家族罢了。
江家魏婴为了救蓝家二公子而被温家作为借口一夜灭门,蓝家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借口,即是借口也是事实。而所谓蓝家德高望重的长辈却对蓝忘机似是派遣门生寻觅伤亡盟友的行为表示质疑,说到底,也不过是光有一身书卷气的胆怯庸人,不配为君子。
金子轩曾在一切尚未发生之时表示反抗温家是必做之事以防唇亡齿寒,纵然有少年意气,也是深智泽明,更不论“明知不可知而为之”的魏婴和心中有义气有风骨的蓝湛。江澄纵使心无舍身为人【不亲近之人】之大义,但他也只是个重感情的少年,从来不打什么君子高风亮节的人设,爱也是爱恨也是恨,同样是有可圈可点之处,然则蓝家,自吹自擂君子皎皎德高望重,实际上眼界不过如此。倘若没有蓝湛蓝涣和新一代小辈新星只靠这些老人延续,相必五十年之后也只是个单纯学府罢了,何谈云深不知处百年传承。
同样表达一下对苏涉的看法。有人弹幕说苏涉也算君子的一种,因为他忠诚,我表示反对。苏涉此人和温逐流一样,不可能喜欢这种人,这辈子不可能喜欢这种人。他们好比是狗,纵使忠诚护主的作为是值得称赞,但是倘若你是杀人犯的狗去扑杀普通人,我同样得把这样的狗吊死。更何况不要说我侮辱他们,没有德行仁义的愚忠,那就是狗。用魏无羡的原话来说,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要他们来付出代价?
所以,这两个角色必死无疑。纵使我不为他们的死欢喜雀跃,也绝不会唏嘘怜悯。
还有说蓝忘机派人去救江公子魏婴是因为魏婴是他喜欢的人的,这当然是原因,但绝不是唯一的原因,蓝忘机此人高风亮节泽世明珠,他的解析那么多我就不多说了,但是哪怕魏婴不是他心悦之人,他也不可能会漠视他的悲惨境遇的。
还是安利一下魔道祖师的动漫,真的好看。安利呀。
对了,有不同意见随时评论,别骂人,我道系佛系混血,如果有讨论可能要十点半以后回复,因为大一狗军训真的很可怜。

难忘一羡

忘羡这样的cp,不管是魏无羡还是蓝忘机都可以用一句话来诠释——年少时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倘若萍水相逢,也必然终生难忘。

【忘羡】针对某些人对蓝忘机和魏无羡的澄清 某些贱黑又在诋毁忘羡啦,大家千万不要被带偏

dd到爆

ruand:

我觉得大家有必要看一下这个


最近我老是看到一些舅舅的毒唯在骂忘羡,骂羡“狼心狗肺”,这么难听的词语都骂的出口,我都怀疑我和她们看的是不是同一部小说了。


就拿江家灭门的事情来说,我不懂毒唯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到忘羡两人头上,按她们的说法,魏无羡在玄武洞里救的可不止蓝忘机一个人吧,还有金子轩呢。要不是金子轩日后与江家联姻,成为了江澄的姐夫,那些毒唯岂不是要连金子轩一起骂?


动漫只是原著的衍生品,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些人只看了动漫就来对忘羡两人妄下断言,是的话麻烦你们去看完原著再来bb。


江澄是很惨,但魔道里谁不惨呢?魏无羡被江澄带头围剿乱葬岗之后身死的十三年里都没有一丝想要重回人间的念头,说实话我觉得魏无羡可能认为这个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了,甚至连他的重生都只是别人设的一个局。


文章有一点说的很好,江澄和魏无羡本质上三观不同,江澄选择明哲保身没有错,很多普通人都会这样做。但是魏无羡救人却是难得,你不能为了自己选择不趟这趟混水而去骂那些牺牲自己拯救他人的人吧?


二零一八你和我:



不是粮,不知道算不算污染tag,不行回头删。


最近糟心事太多,心塞到动笔写小论文去了。


没有文化,没怎么反复刷原著,不引用原文,就是个人观感。


一 【魏无羡】


其实魏无羡的性格真的不是我以前喜欢的那一类——太跳也太不要脸了。
但是我喜欢魏无羡。
不管他的性格与我的爱好如何南辕北辙,他的品格在那里,我就喜欢他。


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有些人就喜欢抹黑主角洗白反派,反面角色一有机会就拼命洗白,标准套路一,童年悲惨;标准套路二,都是别人的错。正面角色有一点污点就大肆宣扬,没有污点也要创造污点,比如我以前在别的地方看到的最炸裂的三观舍己救人=自私自利:女主舍己救人——为了救与自己不相关的人不顾自身安危——没有考虑万一她死了她家人和男主的心情——自私自利。
总之关于魏无羡,骂来骂去三句话,一是英雄病,二是忘恩负义,三是对不起江澄。


英雄病啊……举个例子吧。
敌人入侵,然后有一座城的守军拼死抵抗,最终还是没能守住。外族占领了城,因为被拦了很久火气重,所以屠了城。
差不多吧?
难道还要说“当初就不该反抗就该举城投降说不定就不会屠城了”?如果谁说得出来我给它(没打错)鼓掌。
你说百年前我们为什么要抵抗呢?打进来的时候就该投降啊,不就是低人一等吗?不就是殖()民()地吗?能活啊,说不定不会死那么多人啊!
何况某些人的逻辑是“如果魏无羡不救绵绵那么死的就不会是江家人”,言下之意死的是别人,别人(比如绵绵)爱死不死,只要不让江澄余生一人就行了……就这还自诩三观正?
到底什么时候,救人变成了一件应该被指责的事情?


黑魏无羡害死江家夫妇的。套用我cp的话,为什么不去骂温家?为什么要来骂魏无羡?因为他不逞英雄不救蓝忘机不救绵绵温家就不会对江家下手?求求了温家是什么讲道理的家族吗?魏无羡不出头温家就会放过江家?你这就好像说二战的时候德国想打哪国打哪国啊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不打我们就行了帮别的国家有什么好处——啊对最开始某些国家确实是这么干的,史称绥靖政策……结果上过历史的人该懂吧。


为什么说魏无羡忘恩负义?因为他和江家决裂。他为什么要和江家决裂?因为他要保温家人。那他可不可以不保温家人?
可以啊,【没有做过恶事还对他有大恩的】人向他求救,他就该一脚踢开人家明哲保身。真是好三观正好知恩图报呢。
江家的恩是恩,温情温宁的恩不是恩?
也对嘛,反正温情温宁也不过就是萍水相逢的救命之恩而已,怎么能和养·育·之·恩相比呢。
至于温情温宁救人被发现会不会有危险?哎呀这不是没被发现吗,没发生的危险怎么能叫危险呢。


呵呵。


关于江澄。
化丹剖丹谁欠谁说也说不清楚,单纯从结果看,损失完全是魏无羡背负的。但是做人不能只看结果啊,从过程上来说,江澄也好魏无羡也好,他们做下选择的时候,是真·心·为·对·方·考·虑没有人去想谁欠谁,如果这种一定要算清楚,是不是连蓝忘机相关也要算一算?也没见叽粉哭哭啼啼戒鞭烙印二十年单相思多次救他性命满腔好意被辜负啊,不把这算进去不是因为夫妻一体(喂)而是因为他最开始就是自愿的并不求得到回报,化丹剖丹同上。
另一方面,宋岚晓星尘换眼事件几乎是这件事的翻版,照这种逻辑,白雪观被屠他失明起因确实是晓星尘,可为什么有人一边骂宋岚一边骂魏无羡?双标?嗯?
说魏无羡害得江澄孑然一身,魏无羡自己也算家破人亡了谢谢。
那也是魏无羡的亲人,说江澄怎么惨怎么惨,想过这件事对魏无羡自己的伤害吗?他还多一重自责和愧疚,也很惨的好吗?


关于祠堂。
我有了个很喜欢的人我想带他去见见我尊敬的长辈有错吗?至于是不是合规矩?魏无羡他不是一向不在意规矩的吗?至于在意规矩的蓝忘机……放在他那里单独讲。
至于在祠堂大打出手……嗯,还是举例子。
你妈当着你的面对你女朋友各种人身攻击,你就听着啊?
何况江澄还不是魏无羡他妈。
何况那时候蓝忘机还不算魏无羡女朋友顶多算好友+女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对应一下上面的例子)。
一个帮了你很多忙、你对他有好感、还一直觉得人家高岭之花不该下凡的人,当着你的面被人辱骂,脾气爆发很难理解吗?


关于不夜天。
个人觉得不夜天不叫屠杀,叫战争吧。
一对三千的战争。
不夜天誓师,誓师什么意思?即将要去打仗先聚集一下。他们参与的时候就该知道有危险啊,那后果就该自负啊。
因为我没敢仔细重看不夜天,所以如果当时在场的真的有无辜路人,算我这一条作废。


但是这一条我觉得还是要说的。神经病杀人还得算特殊情况呢,魏无羡当时那个精神状态离神经病也不远了吧?过失杀人和故意杀人也有区别,金子轩被杀是死于过失杀人,死在莲花坞那些鬼修才是死于故意杀人好不好?


声明两点。
第一,我并没有说魏无羡就什么都没错。他有错,太过骄傲,太过莽撞,不考虑后果。前世后期处事偏激,不经主人同意进入祠堂也是没过脑子,而且真的挺对不起师姐一家的。
第二,我也没说江澄不能恨他。我觉得江澄恨他挺顺理成章的,但是这不代表站在上帝视角的某些人,可以上纲上线就辱骂魏无羡好吗?共情太深了吧!


二 【蓝忘机】


相对来说,蓝忘机话少,心理活动更少,但是什么“背景板攻”,什么“就是为了魏无羡存在的”,我呵呵你一脸。


感觉很多人到处刷的蓝忘机和我知道的蓝忘机并不是一个人。


第一条,蓝忘机逢乱必出真的不是为了魏无羡,真的不是啊!《骄矜第三2》里的原话是【只要有人求助,他便会到,从他年少时起,便一直如此】 ,划重点,从他年少时起,并不是从魏无羡死后开始。而且逢乱必出本身的意思是即使乱子很小别人都懒得搭理蓝忘机也会去,按照某些恋爱脑小妹妹和黑的说法,那他不是应该哪里乱子大去哪里吗?把逢乱必出说成是找魏无羡是侮辱好吗?而且一次侮辱两个人——蓝忘机这么做是为大义而非私情,魏无羡更不是会作乱的人。


第二条,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这是同人二设,就算蓝忘机真的问灵,那也不是什么都不干没日没夜问灵;就算蓝忘机真的等,那也是不抱希望地等。蓝忘机十三年真的很忙啊,又要逢乱必出,又要掌罚,又要带小孩(起码思追是他带的),他真的不是怨妇人设啊,不是除了魏无羡就什么都没有啊。


第三条,天天。说真的看见这两个字我已经是生理性厌恶了。实际上并没有天天好吗?番外里魏无羡不还独自带小辈出去夜猎?还要思追去叫他起床?都隔着那么大老远了天个鬼啊!而且全文蓝忘机只说了一次这句话吧?这句话不是他的口头禅啊!一口一个天天C得没有O了啊!到处刷到处刷,是只能记得这句话还是只能看见那什么啊!


第四条,恋爱脑。其实上面三条都可以归进这里,另外还有就是不夜天和祠堂。
首先不夜天,他并没有打死人,是打【伤】三十三个前辈,何况他事后领罚了。领罚的意思是什么呢,他知道自己打伤前辈是不对的,并且心甘情愿为此付出代价。恋爱脑在何处啊?
祠堂……容我吐槽一下吧,你女朋友前闺蜜骂你女朋友还打起来了,你不帮女朋友帮前闺蜜啊?是想分手吗大哥?
反正按照某些人的说法,蓝忘机就不该进人家祠堂不该打人不该有偏见不该有任何违规行为……不然就是枉为君子。
啊说真的,这是对君子的要求吗?这是对木头人的要求吧。木头人谈恋爱有什么好看的!


准则在心中,道义在心中。有底线,有原则,这才是根本。
当然了对于某些人来说可能重点根本不是这个,而是没有帮着江澄所以就枉为君子了吧。


蓝忘机确实深情,但他并不是只有深情。
说蓝忘机的底线是魏无羡的,ooc同人看多了吧。
他并不是因为喜欢魏无羡,所以觉得魏无羡做什么都对;而是因为魏无羡做的是对的,所以才会喜欢他。
至于不夜天,他说了,愿一同承担。
并不是为了魏无羡什么都不管不顾好不好?


还有一点,我似乎没看见有人反驳。
“我想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带回去,藏起来。”
有黑自以为透过现象看本质地说,这和当初霸道总裁文里的“藏在家里不让人看见”本质是一样的,刚好戳中了涉世不深小女孩的点。
我呸。
霸道总裁是什么情况呢,人家好好地能自己过日子(虽然,呃,霸道总裁文的女主或许并不能自己过日子),把人关起来还自觉深情,目的是为了满足自己“让对方只看见自己一个”的偏执想法。
而蓝忘机说出这句话的背景是什么呢?他看见魏无羡身边的危险,想要保护他,想要他好。
“藏起来”并不是“关起来”,而是想要挡住对他的恶意,并非出于一己私欲。
别人都觉得夷陵老祖强大无比风光无限,而他看见了黑暗中隐藏的万丈深渊,所以想保护他。
没人觉得魏无羡需要被保护,连魏无羡自己都是把自己放在保护者的身份。
只有蓝忘机。
而且紧随其后那一句“可是他不愿”是被选择性无视了吗?!即使到这个程度他都选择尊重了对方的意见,他考虑到了“他不愿”啊!
重生之后蓝忘机把魏无羡带回蓝家也并不是想要他怎么样,也只是想保护他啊!你信不信要是到了最后真相大白魏无羡没有喜欢他提出要走他也不会拦的啊!我喜欢忘羡就是因为平等和尊重好不好!


蓝忘机确实喜欢吃醋,但并不是只会吃醋。
他吃绵绵的醋吃了那么多年,然而他救绵绵,后来对着绵绵行礼,都没有过犹豫。
他也不喜欢温宁,但还是在金麟台上为温情温宁说话。
蓝忘机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感情也没有影响他的处事,这叫鬼个恋爱脑啊?!


求求去看原著不要脑补过度不要被同人洗脑啊!当初我看到一篇“蓝忘机杀了蓝启仁嫁祸魏无羡就为了把人关起来玩小黑屋play蓝曦臣和江澄还暗中配合”的【】一样的同人文,评论里还全都是“太太写得好还原”甚至恶意揣测青蘅君就是这么干的……我……我真的是……一口血上不去下不来。
就这种眼里糊了哔觉得全世界都是哔的人,都是公认的镇圈太太了,我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按照评论一一拉黑也没别的办法了。


三 【忘羡】


在看小说时,我是个感情洁癖。
站稳了cp,那就不拆不逆。


当初我只看过原著时,女朋友和我吐槽邪教和毒唯的骚操作,我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原耽官配都能拆?
然而在某些人身上,我一直都在震惊。
大开眼界。


边拉(瓜)边踩边拉踩,睡遍魔道江晚吟。怨妇白莲祥林嫂,就差脱离自立传。
骚得不行。


嗯,其实我也很不平衡啊。
你看温宁,好日子没怎么过,被人欺负了一辈子。没干过坏事也被牵连,最后惨死。
后来作为凶尸,亲姐姐被自己牵连被挫骨扬灰,几乎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十三年后又灰飞烟灭。
最后也只剩了个阿苑。
亲人俱亡,余生一人。
啊不,他不算人。
惨吧,真惨。


你看温宁,魏无羡当初鼓励了他一句,一直记在心里。为此那么胆小的一个人,冒着大危险偷出尸体救人。
处处帮着魏无羡,被驱使成为杀人工具也没有一句怨言。
魏无羡失控导致他误杀金子轩,姐姐为此惨死居然也不迁怒魏无羡。哪怕被关起来神志不清,十三年后听见召唤还是千里而来。
和魏无羡一起背负骂名,为了魏无羡直面一直避让的江澄。
被江澄喊打喊杀,被蓝忘机看不爽,观音庙受伤多惨烈,也是一个人走。
深情吧,真深情。


为什么温宁总是不能有姓名?


谁不惨啊,谁没有姐姐啊,来啊比惨啊,比付出啊。


开个玩笑,并没有乱组cp的意思。


真的整本书谁不惨啊,魏无羡蓝忘机蓝曦臣晓星尘宋岚薛洋金光瑶聂怀桑……谁不惨?就某家爱卖惨。


何况比付出谁都比不过蓝忘机。
当然感情这种事情不是这么算的。


忘羡的感情从来不是莫名其妙。在我看来,同窗时期是蓝忘机心动伊始,抹额事件是催化剂,玄武洞是正视感情。魏无羡从一开始撩个不停就已经算萌芽,只不过是这个人明明弯成蚊香思维却比直男还直,一直到后来一路同行才开窍。


觉得这是莫名其妙、凑合、寻找感情寄托的,眼瞎还要怪别人。
再说,一见钟情要哭了。


还有什么原著ooc,重生后是有魏无羡记忆的莫玄羽……不兴人家死过一次冷静下来大彻大悟啊。他本是利剑锋芒毕露,老祖时期是剑上沾血杀气凛冽,重生后便是打磨过后收剑归鞘,本质从来没变。
照这么说夷陵老祖和少年羡性格也差好大呢。
以后黑化别写了,浪子回头别写了,改邪归正别写了,人物性格就不能有变化,不然那叫官·方·O·O·C啊。


说魏无羡对江澄太冷漠的……嗯,他的记忆里就是前不久江澄带人围剿他,他自己死了也就算了想保护的人一个都没有保住。然后再见就是一鞭子抽过来,之后又是放狗又是怎么怎么……魏无羡还要巴巴地凑上去说师妹啊我回来辅佐你了……他是抖()M吗?
……对不起我忘了,某cp同人里魏无羡就是任打任骂跪舔道歉的抖()M。
至于说江澄不想伤害他……某些人是江澄肚子里的蛔虫还是魏无羡会读心术啊。
说真的我觉得他俩本来就不怎么了解对方,经历使他们成为发小和好友,却不能让他们互相了解。
不然魏无羡就该猜得到江澄被抓有隐情,江澄也该猜得到魏无羡不配剑有苦衷;魏无羡不该下江澄面子,江澄也不该逼着魏无羡放弃温家人……
但凡他们了解对方本性,上述事件都不会发生。
看似同道,实则殊途。
仅此而已。


说要不是江澄没开窍轮不到蓝忘机的醒醒吧,魏无羡从上辈子开始就对蓝忘机态度特殊了好吗。还上辈子直男,直得可疑。
魏无羡和江澄,表面性格有相似点,然而核心南辕北辙;而蓝忘机和魏无羡看起来像是反义词,骨子里是一模一样的三观。
说到底魏无羡和江澄就是三观不合,倒也不是说谁对谁错。实际上我觉得换了我在那个位置并不能做得比江澄好,我也会选择明哲保身和迁怒,这是正常的对吧。
可还是会有人站出来啊。
我没有站出来的勇气,却向往站出来的人。
江澄的选择是人之常情,但魏无羡是难得。
我可以理解人之常情,却不能理解反过来指责难得。


有一种爱情是青梅竹马,但并不是所有青梅竹马都是爱情。
我妈有两个好友,同学同事加邻居,后来生的都是女儿。我们三个从小被放在一起养大,另外两家摸得和自己家一样熟,甚至正式认过干亲——按照某些人的逻辑,我们是不是该去搞个3()P?


至于骨科……什么扭曲的爱好。


亲情友情都难得,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


当然个人爱好也没办法,有些人还喜欢xiu()se、bing()lian呢,但好歹得知道什么叫圈地自萌,圈的是地不是地球,不然我就一句话——
我去你【】了个小杰瑞。


四 【墨香铜臭】


我看文很少关注作者,对墨香铜臭的观感大致在路人和路人粉中间,反正算不上多么真心实意。
但是zzbzq?嗤。


抄袭从来没实锤,调色盘笑得人头掉;营销一说沸沸扬扬,算起成本也是笑得人头掉。
一会儿说抄这个一会儿说抄那个,单单江澄的原型就出了三个,请问难道那三个也是互相抄袭?这个特点像A那个特点像B那个特点又像C,这叫抄袭你在逗我?人物性格就那么多,基础性格更加少,这种拆分求解法哪个角色不能拆?
还没说抄袭只说融梗,实际上是一部分人说抄袭一部分人说融梗,选择性眼瞎。


脱坑回踩,只有一句“村民打架”,说的是粉圈,又不是原作。我还说魔道脑残粉多乱得一比呢,是不是也叫脱坑回踩?
小号骂人刷屏……这辈子没骂过人再说这件事吧,还是说大号直接骂人会比较好?那不就是引·导·粉·丝吗?


魔道祖师 虐
宁死不屈家破人亡一战至死心话未开型悲伤情头,要的自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先哭为敬。 ​​​

提前祝王灵娇温晁温逐流c位出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江叔叔我的虞夫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紫蜘蛛仙家名仕,绝不跪着死。
还有江叔叔的簪子……
胖胖的快乐的师兄弟们……
我要我的爹娘啊啊啊啊啊啊
简直哭崩!
为什么我不能进去陪着我老公和我儿子只能在屏幕面前为了公公婆婆的死而哭唧唧

【忘羡】三重火

好酷

泠依惜:

含光君×老祖羡,2W剧情车


是我写过最纯情的羡了..毕竟老祖羡还是童子..




============


败给lof不多BB,点图片上车↓↓↓↓↓↓




 车1111


 车2222


 车3333




============


我的文字车会被屏蔽了是不是说明我车技有进步了嘤嘤嘤


【你看tamdao那篇车一整章都是文字呢!!】


 

奇葩1128:

大葩最喜欢的文是啃夜太太的《假戏真做》。
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

【忘羡】日暮归途 9(生子向 非abo)

闲世_:

魏无羡笑盈盈地看着眼前襟袖轻盈,缓带飘飞的小孩子,心里喜欢得不行。蹲下身抓起蓝与暮的手拉着他在自己面前转了一圈又一圈,心想我儿子就是长得好,这一身儿披麻戴孝,除了蓝湛,也就阿煦穿着最好看了。


就是抹额带子长了些。蓝忘机那般修长的人物,抹额的飘带尾端都及了腰,蓝与暮这个更是已经完全长到了快小腿。魏无羡心道,蓝家的抹额又不是全都要拿来绑人,每一条都做这么长干嘛。


蓝与暮身为姑苏蓝氏直系血脉里的长子,有正统的继承权,又是时隔多年才带回来,认祖归宗的过程自然繁琐了些。


身着清雅素白的蓝氏校服,走了一大堆又古板又啰嗦的流程,接着又是拜了先祖,再将蓝曦臣蓝启仁等本家的长辈拜了一遍,最后由蓝忘机亲手给他束上卷云纹抹额。魏无羡在旁看得是一阵牙酸,心中已将这迂腐的宗族礼仪嫌弃了千百万遍,早就要坐不住了。


偏他面上还得做出一派规规矩矩,端正无比的样子。自己能有出席的资格,免不了蓝忘机在蓝启仁面前一通请求。且他又是蓝忘机的道侣,一举一动都直接关系到那人在族中的声望,魏无羡可不想在这等严肃庄重的场合让蓝忘机失了颜面。


在将近一个时辰过去,魏无羡快要感知不到自己麻木的双腿时,仪式终于结束了。待众人散去后,蓝忘机扶了他起来,两人还没来得及说句话,蓝启仁的声音从后传来:“忘机,你随我来。”


二人对视着,蓝忘机道:“是。”


说罢又看了魏无羡片刻,低声道:“等我。”


转身而去。看着蓝忘机的背影,心中长叹一声,魏无羡朝蓝与暮招了招手,带着他回了静室。


此刻,他正在静室内,满心欢喜的看着眼前眸色极浅,束着抹额的小孩子,抱在怀里又是亲又是揉。


忽然从静室外不远处传来一阵高声尖叫:“啊啊啊啊啊!!!!含光君!!!魏前辈!!!”


随之而来的,还有:“你小声点!不得喧哗!让先生听到死定了!”


魏无羡喷了:“景仪这小子......”


刚一打开静室的门,就见蓝景仪大张双臂双眼发亮朝他狂奔而来,俨然一副要将他抱起来转两圈的热情架势。


魏无羡连忙要躲,蓝思追急忙要拦。然而还不等蓝景仪冲过来,有人已先一步挡在了魏无羡身前,施力一掌将蓝景仪轻轻推了回去。


一低头,看见自己身前的小孩,掌力还未收回,震起阵阵微风,缓袖蹁跹,魏无羡不由得心中好笑。


这一掌没什么力道,只是阻断了蓝景仪与魏无羡的触碰。几人脚下一滞,随后皆是一愣,再低头一看,全傻眼了。


眼前小孩肤白若雪,如琢如磨,神色微凛,略显霜寒,一双颜色极浅的眼眸淡若琉璃。


魏无羡双臂叠放往蓝与暮头顶一搭,笑道:“景仪,我昨天还在跟你们家含光君说,这么多年不见,你们肯定都长大了,怎么反而比以前还咋呼啊。”


蓝思追道:“魏前辈,景仪他早上知道你们回来后就一直特别想来见你们,但是先生说功课未完不得走动,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来,难免激动了些。”


他这些年长高了不少,身量已略微高于魏无羡,与温宁相近,眉宇间也多了几分沉稳。可同魏无羡说话的时候,却依旧还如当年仰首看他时一般,目光灼灼,满眼崇敬。


蓝景仪道:“你还不是很激动,自己先练完功就一直催我。”


“那是因为你太慢。”


“你走开!”


魏无羡笑意更甚了,还真是一点没变。


拌了两句嘴,蓝思追忽然想起:“等等......”


蓝氏弟子随着他的目光逐渐往下,看着被魏无羡当靠手一样撑着的小孩,神情皆是三分茫然,三分惊异,三分好奇。


蓝与暮一动不动地让魏无羡把手搭在他头上,感觉到几束目光投来,也不为所动。


蓝思追道:“魏前辈,我们听说了,这位小公子是不是,就是你和含光君的孩子啊,长得和含光君真像。”


“是啊是啊,老祖前辈,起先我还不相信,你是怎么做到的,好厉害啊!”


“小师弟叫什么名字啊?”


蓝与暮淡淡地道:“蓝煦,字与暮。”


“蓝与暮......这名字真好听,肯定是含光君取的。”


魏无羡道:“你怎么就知道一定是含光君取的,说不定是我取的呢?”


蓝景仪嫌弃道:“你取的名字那能是人叫的吗?”


魏无羡道:“怎么就不是人叫的了?我觉得像‘小苹果’这样的就挺好啊,多可爱多朴实。”


蓝与暮微一抿唇,似乎很庆幸他爹没给他取个“小西瓜”、“小桃子”之类的小名,那真是太可怕了。


魏无羡忽然想起什么,道:“诶,说起来,思追儿你的字也是蓝湛起的吧。”


蓝思追点头道:“是。”


毕竟是他一手带大的,可魏无羡从前一直未曾在意过这件事,而今才忽然发觉,这个名字其中,应当也存了蓝忘机的某些小心思。


静室前,欢声笑语,一派和悦。而此同时,另一边,蓝启仁屋内。


蓝忘机蹙眉抬眸,肃然道:“不行。”


他原本身姿端正,眼帘微垂,与蓝曦臣并肩而坐,听蓝启仁训话。在蓝启仁说到最好将蓝与暮交于他教导,少沾染些魏婴的轻浮劣性时,蓝忘机一直波澜不惊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丝冷意,语气凌厉,不容驳斥。


蓝启仁说得还算委婉,蓝忘机却也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像当年那样,将幼小的孩子与他“品行不端”的母亲分开,少见为好,不见最好。再给予严厉的教导,将其培养成族中最优秀的子弟,旁人眼中的楷模标杆。


蓝忘机道:“教导之事,自会悉心,叔父好意,我心领了。”


蓝启仁一愣,他本以为蓝忘机就算不同意,事情也还有得商量。断不会这般强硬地回绝了他,丝毫不留余地。如此态度的蓝忘机,蓝启仁总共也就见过那么寥寥几次,却次次都与魏无羡有关。


一彪怒气杀上面庞,脸色忽红忽绿,长眉倒竖,吭哧吭哧出了几口气,胡子颤颤向上飘。


喝道:“混账!”


蓝忘机垂下目光不再与蓝启仁对峙,却依旧是态度坚决,半步不退。他绝不会让魏无羡步他母亲的后尘,也绝不会让蓝与暮成为第二个年幼时的他。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他都要保护好。


蓝启仁气得浑身发抖,用手指着蓝忘机,道:“你......你.......”


“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他气蓝忘机,更气魏无羡。他倾注了无数心血教导出来的最引以为傲,最雅正端方的弟子楷模,这人究竟是施了什么蛊术,引得他为他一错再错。


越想越气,将额头埋在手掌中,身形一晃险些跌坐在椅子上。蓝曦臣连忙上前搀扶,蓝忘机也抬头看了过去,面露担忧之色,手掩在衣袖里握成了拳。


蓝曦臣扶着蓝启仁坐下,给他斟了杯茶,劝道:“叔父息怒,忘机也不是小孩子了,他知道该怎么做。况且无羡也并非叔父所想的那样不堪,他们定会好好教导与暮的。”


蓝启仁扶着额头闭上眼不想说话,朝蓝忘机摆了摆手,让他出去。蓝曦臣道:“忘机,你先回去吧,我跟叔父说。”


蓝忘机微微颔首,俯身向蓝启仁磕了个头,起身施礼告退了。


待蓝忘机走远,蓝启仁沉思道:“那个魏婴,当真就值得忘机如此待他?”


蓝曦臣笑道:“他值得。”


蓝启仁似乎有些沮丧,紧蹙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


蓝忘机回到静室时,蓝思追等人已不知道带着蓝与暮跑到哪去了。魏无羡单手枕头斜靠在静室门前一棵树下,另一只手拈着一朵开得正盛的红色芍药把玩,翘着腿晃晃悠悠。阳光透过树枝,洒在他身上。


瞥见那抹翩然而来的白色身影,魏无羡嘴角一弯,将花放在唇边吻了吻,腕力一转掷了过去。蓝忘机也不截,任那花撞到他胸前,往地上落去,才伸手接住。


魏无羡趁他低头接花的一瞬已闪身到了他面前,在他嘴角蜻蜓点水一吻,又在他脸上摸了一把,顺走了芍药。


将花拿在手里晃了晃,魏无羡道:“想要吗?”


蓝忘机不语,静静望着他。


魏无羡又道:“当年百凤山围猎,蓝氏双璧一登场,那叫一个众人倾倒,漫天花雨。可怜那些羞红了脸的女修哪里知道,凌然若仙俊极雅极的含光君,想要的,从来都只是我手里这一朵。”


蓝忘机浅色的双眸闪过一丝亮光,被魏无羡看得真切,又是一阵浪劲上涌,问道:“含光君,我说得可对?”


蓝忘机耳根泛起一层粉色,猛地扑了上去,一把将他牢牢抱在怀里,道:“对。”


说罢低头去吻魏无羡的唇,却被魏无羡偏头一躲,道:“不给亲。”


蓝忘机看着他,不知他又要玩什么花样。


魏无羡将花置到蓝忘机鬓边,笑吟吟地道:“含光君,思追这个字,是不是你取的?”


蓝忘机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顿了片刻,道:“是。”


魏无羡还想继续问:“那......”


他本想问那你可否告诉我,“思追”又是什么意思。可他忽然想起来,把蓝思追带回云深不知处的那一年,所发生的事,也想起来,蓝忘机为什么会带温苑回蓝家。


之后他就什么也不想问了,他大概能知道,这个名字背后的意思,应该不会和“独与一人暮”一样,那么美好。


蓝忘机见他迟迟不接下句,问道:“怎么了?”


魏无羡笑着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随即踮起了脚,环住蓝忘机的脖子,吻了上去。


两人气息紊乱,唇舌纠缠地吻了好一阵,恍然听见一阵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连忙气喘吁吁地分开来。


魏无羡两把抹了二人唇上的湿濡水渍,低声道:“应该是阿煦他们回来了。”


果然,不一会儿蓝思追等人就回到了静室门前。


几人一看到蓝忘机,皆是眼前一亮,几乎要喜极而泣,纷纷围拢上来,大呼:“含光君!”


蓝与暮上前走到蓝忘机身边,两手拽着他和魏无羡的衣摆,仰首道:“父亲。”


蓝忘机低头摸了摸他的头顶,淡声道:“不得喧哗。”


“是!对不起!”


“含光君我们好想你啊!”


“是啊,我们上次去夜猎还说,要是含光君在就好了。”


“咦?魏前辈,你嘴怎么这么红?”


魏无羡:“?”


“对诶,不仅红,好像还有点肿,我们刚才走的时候还好好的啊。”


还不等魏无羡说话,蓝思追脸上已是烧热一片,他年少时多次跟在两位前辈身边夜猎,早已见识过二人的亲密程度。别说嘴上,就是脖子上的红印,他都见过。


心中感叹,两位前辈这么多年,感情还是这么好啊。


待众小辈散去,静室门前只剩下三人,蓝忘机俯身一手去托蓝与暮,将他托了起来坐在自己臂弯中,另一手去牵魏无羡,握在掌心紧了紧,低头去吻他的额间。


蓝与暮老实地伸手遮住双眼,再悄悄露出指缝偷偷从中看,目光被魏无羡逮了个正着,连忙将指缝并拢。


吻过之后,三人进了屋,身后是大片大片灿烂的阳光,却远及不上手心中半分的温暖。


关上门,魏无羡笑道:“你们家这些小朋友这么多年都还没怎么变,还是像群小朋友,个子倒是长高了不少。”


蓝忘机道:“太闹了。”


魏无羡道:“没事啊,闹才可爱嘛。”


他们没有想到,这群小辈无论长到多少岁,经过多少历练,走过多远的路。回到他们二人面前的时候,永远都还是小朋友。


魏无羡捏了捏坐在蓝忘机臂弯中的小孩,笑道:“阿煦,我问你,你刚刚为什么要阻挡你景仪师兄。”


他指的是蓝与暮轻施一掌阻了蓝景仪狂奔的步伐和热情的拥抱。


蓝与暮一愣,低着头不说话,手指绕来绕去绞扯着袖口。


魏无羡玩心大起,他当然知道蓝与暮为什么会挡蓝景仪,这小醋坛子真是跟他父亲一模一样。可他就是喜欢看这两人又羞又恼的样子,总会忍不住想去逗弄。佯装严肃道:“你不说,我就跟你父亲告状,说你目无师长,在云深不知处境内私斗,让他罚你。”


蓝忘机看了一眼臂弯中的小孩,蓝与暮连忙抱住蓝忘机的脖子,可怜巴巴地道:“我没有!”


魏无羡道:“你有。阿煦乖,快说,说了我就让你父亲不罚你,过几天还带你出去玩。”


蓝与暮耳朵通红通红的,不确定地道:“爹爹你说的,要带我出去玩。”


魏无羡点头道:“嗯我说的。”


蓝与暮又道:“你们两个一起带我出去!”


魏无羡眉眼笑得更弯了,道:“好,我们一起带你去。好阿煦,快说,究竟为什么?”


蓝与暮沉默了好一阵,才细声若蚊地道:“爹爹只有我和父亲可以抱。”


不止魏无羡,连蓝忘机都轻笑了一声。魏无羡正打算毫不掩饰地疯狂嘲笑,却被蓝忘机这皎月清辉的一笑给勾去了魂,痴痴地看了好一阵,喉咙微动。


片刻,魏无羡笑道:“蓝湛,你儿子真是跟你越来越像了,可爱得要命。”


蓝忘机没有说话,眼底笑意却更甚了几分,漾起层层涟漪,柔和无比。


待续